钱柜官方网站手机版 / Blog / 旅游景点 / 扬州汪氏小苑,小苑春深

扬州汪氏小苑,小苑春深

侣行2018:江苏扬州汪氏小苑
汪氏小苑是江苏省的中国传统民居建筑之一。距离东关街很近,因主人姓汪,住宅为主,苑则相辅,苑面积不大,故称汪氏小苑。园主人汪竹铭有四子二女,其子分虽为泰阶、泰麟、泰科、泰第,意为”上阶麒麟,科举及第”。字号分别为伯平、仲石、叔盈、季高,又分别经营盐商、房地产、皮货、金融银行、扬州左卫街原有乙和祥盐号。小苑占地面积3000余平方米,遗存老房旧屋近百间,建筑面积1580余平方米,是今存扬州大住宅中最为完整的清末民初盐商住宅之一。其宅特点是房屋布局规整,装饰雕琢精湛,庭园玲珑精巧,文化底蕴丰厚。汪氏小苑以其独有的特色和鲜为人知的盐商秘闻多年来吸引了许多中外游客来访。汪氏小苑门前周围高墙围垣,墙体厚实,不设窗牖,其作用是防盗防火,再请看这门楼墙面,门楼不饰雕琢,墙面不加粉饰,看似质朴无华,其实是藏富不露。图片 1入门迎面也是一个福祠。旧时大宅门的门口大都建有土地祠,古代儒家教育学生要掌握“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术”,其中“礼”被排在第一位,“礼”字最初在“六艺”中的含义是敬神,古代祭祀用的器,如果用于事神就叫“礼”,所以“礼”字的本意是祭神敬神,因此扬州大户人家都会在一进大门的地方修建福祠,即是“敬神”也是“敬礼”。汪氏小苑的福祠与其他地方的福祠比较,最特殊的地方在于在“福祠”滴水檐上还有一排猴脸枫叶雕刻,有人认为是汪竹铭希望他的子孙后代“世代封侯”,也有人说是因为汪竹铭的属相是猴,鉴于土地有滋生万物之功能,汪竹铭将猴脸雕刻在土地祠上,寓意汪竹铭在此地生育繁衍了这支汪氏,并希望这支汪氏从此代代繁衍壮大,生生不息。图片 2不起眼儿的大门里别有洞天,果然深藏不露。汪氏小苑内的建筑格局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前后中轴贯穿,左右两厢对称,房屋三进三纵”,取了“三生万物”的吉祥含义。图片 3春晖室,六幅大理石天然山水画,如山水在眼前。篆写阴刻楹联,匾额似画龙点睛,增添了古朴典雅的气息。“春晖”二字,取自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所以“春晖室”这一名称也隐含子女要孝敬父母的寓意。图片 4通向春晖室次间柏木透雕花罩和屏风后飞罩及厢房过道口飞罩讲究装修雕琢精湛,门侧居然还有毛主席语录,挺有意思图片 5几近院子通过这一扇扇的门可以一览无余了,通风不错,估计夏天能挺凉快。汪氏小苑内的建筑隔扇大量用“十一”、“十三”这两组数字,目的是意境取水,进而水生木,在风水上形成一种生旺格局,在术数中,有“申子辰,马在寅”之说,故小苑内子水生木的风水格局,从风水上讲有助于汪竹铭事业的开展。不要忘了,汪家是盐商,而盐是通过海水制造出来的。图片 6厨房,五个大灶中间夹了4个小灶,那几个像小房子的地方应该是保温饭菜用的吧?图片 7这就是小苑了图片 8月门上题写着隶书“迎曦”二字,意为早晨的太阳从东边升起,其阳光缕缕洒入小苑,月门上口朝西石额为楷书”小苑春深”。图片 9朝北火巷上面石额为篆刻”遗庵”。其背面石额为行书”藏密”。其书法包含中国书法艺术”楷、隶、行、草、篆”,清风笔力功底深厚,题意耐人寻味。”遗庵”二字,
有解释为在汪竹铭买下这个位置的宅院前,这个地方原本有一座小庵,改建小苑的过程中这座小庵被去除了,“遗庵”这一题刻的表意是纪念这座小庵,也有人认为宅院主人曾在园中供奉过观音菩萨,故题词“遗庵”,还有一种说法是汪竹铭怀念亡妻所提,取“碧鲜庵”(梁山伯与祝英台当年共同读书生活居住的房屋)的“庵”字,要知道,做为非常成功的富商,汪竹铭却从未纳妾,与妻子韩秋钰感情深厚可见一斑。图片 10小苑一侧的房子很有徽派建筑特点了图片 11可栖徲,意思是人和鸟可以长时间在此游玩和休息。徲
tí,久远之意,园子门是用水磨砖砌成的圆门,估计用圆规也就能画到这个程度了。花园地面用鹅卵石和砖块铺成,细细看,原来是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三支“戟”,谐意是“平升三级”。把这些统统算在一起,就是即升官又长寿的意思了,在这里走一趟真是值了。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解释,徲,又可以读chí,是来往之意。《诗经·陈风·衡门》中“衡门之下,可以栖迟”,那么这个题刻就是体现小苑主人的一种谦逊和风雅了,这三个字可以理解成“这座庭院虽简朴,但可供家人在此起居生活”,苑中的男女老幼在这座质朴的庭院中踯躅流连,来来往往,这是一种视觉上的祥和闲适景象,同时也谦逊地表示这座简朴的宅院可供一家人起居生活。图片 12可栖徲门下的踏石用钢化玻璃保护了起来,半圆形白砚石浮雕着“毛笔、银锭、绶带、如意”和“卍”字符,谐意为“必定万代如意”。图片 13被保护的浮雕全貌是这样的图片 14船厅,是一个船型房屋,我家“模特”经常被当做参照物入镜,他不在那儿感觉不出来门有多窄OO哈哈~图片 15汪氏小苑里还有防空洞、藏宝洞,可惜都锁着门,进不去。还有一个五色玻璃的房子原本是汪家小儿的书屋,现在是办公区,可惜了。仔细品味汪氏小苑,宅景的取名和建筑格局中的“三生万物”,真的能体会到厚重的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看过了何园、个园,再看汪氏小苑,怎么看怎么觉得小,为什么呢?首先,汪氏小苑修建于清晚期,修建时间最晚,
那时已没有在家中养食客和戏班子的习俗了,甚至还因社会动乱而怕外人寄宿家中带来麻烦和骚扰,所以房间数量都是根据汪家那时人口的起居需要建造的,没有必要为外来客人建造多余的留宿房间。其次,作为盐商,汪竹铭父子不愿被世人所瞩目,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骚扰欺负,这就迫使汪竹铭必须把自己隐藏起来。最后,当时的上海作为新兴城市正在崛起并快速发展,也是很多商人向往的城市,所以没必要在扬州修建豪宅。当然,也不排除汪家财力问题等诸多方面原因了。

汪氏小苑坐落在扬州市东圈门历史街区东首“地官第”14号,因主人姓汪,住宅为主,苑则相辅,苑面积不大,故称汪氏小苑。小苑占地面积3000余平方米,遗存老房旧屋近百间,建筑面积1580余平方米,是今存扬州大住宅中最为完整的清末民初盐商住宅之一。其宅特点是房屋布局规整,装饰雕琢精湛,庭园玲珑精巧,文化底蕴丰厚。汪氏小苑以其独有的特色和鲜为人知的盐商秘闻多年来吸引了许多中外游客来访。

一、

进入小苑的大门,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倚壁而砌的砖雕“福祠”,这是过去大户人家早晚及婚丧喜庆时烧香敬神的地方,因为祭拜的是土地神,所以也叫“土地祠”。“福祠”屋顶左右两端各有一个龙头鱼尾形的鸱吻。传说中龙生九子,鸱吻就是其中之一,它的特点是生性好吞,能避水火,化凶险,放在“福祠”之上,可以保护家宅平安。两个鸱吻间的屋脊为牡丹花图案,象征着荣华富贵;屋檐下为草龙、夔龙图案,因为在封建社会除了皇家外不能置龙形图,于是用了变形的龙形图案以示华贵;屋檐正面为一排猴脸,猴脸间杂着片片枫叶,这又代表着什么呢?您看,“猴脸”和“枫叶”加在一起不就是“世代封侯”的意思吗?看来啊,小苑主人有了钱之后还想要有点权啊!砖雕历经了百年风雨,但现存的部分仍线条清晰,图形生动,如此精美的砖雕图案在小苑中还有多处。

一早退房,在个早点铺子里吃了碗阳春面后,倒觉得无所事事起来,这和这个钟点里,周遭的忙碌很不着调。因而,也就督促着自己,该去奔向个什么地方,可又该奔向个什么地方呢?

小苑建筑布局三纵三进,住宅横为三路并列,纵为主房三进延伸,前后中轴贯穿、左右两厢对称,体现了儒家中庸之道的思想。同时三三得九,也暗含“九州方圆”的寓意。小苑主人名叫汪竹铭,来自安徽旌德,汪氏世代以布庄为业,太平天国时避战乱来到扬州,汪竹铭后来从事盐业生意,从此使得家业兴旺,汪氏小苑由汪氏两代人分两期修建完成,中纵和西纵为汪竹铭清朝末期修建,东纵由其四个儿子民国初年翻建。东路的住宅是长子汪泰阶携同三个弟弟在民国初年翻建的。首进取名“春晖室”。“春晖”一词源于唐朝诗人孟郊的诗篇《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取“春晖”意以永远铭记父母的养育之恩,而且,此厅堂在东面,得阳气之先,春光乍露,满室生辉,的确名副其实。

陈从周先生在他的那本《中国园林》里,曾用很大的篇幅来介绍扬州的园林和住宅,我对于扬州的向往,多半也来自于他老人家的笔墨。他在介绍扬州的住宅时,曾着重介绍过两处,卢宅是一处,我昨天已找到那里了,但当天没有开放,再有的便是汪氏小苑了,陈先生说,它是扬州民居中保留最完整的一处。

向早点摊子的老板打听,他说汪氏小苑,离着这并不远,也便溜达着就过去了。

汪氏小苑在东圈门街上,那条街以东圈门的门楼为起始,是一条保留着明清建筑风格的历史文化街巷。在那条长长的街巷里,与寻常的扬州人家插身而过的同时,也不时会有个小木牌子钉在墙上,告诉人们那是谁的旧居,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历史。那条小街上,那样的旧居却有许多,其中有盐商何廉舫的壶园,这位何先生在闹太平天国时丢了城也丢了官,但人家是曾国藩的得意门生,而曾公每到扬州,也必来此下榻,可谓情谊深厚;这里还有以注释《左传》闻明的清代经学家刘文淇的故居,清溪旧屋。而处于壶园与清溪旧屋之间的,就是我们江总书记在扬州的旧居了,当然那处里,墙上没有钉着小牌子,我也是后来和扬州的朋友闲聊时,才晓得的。

汪氏小苑在东圈门街的至深处,我到的时候那里刚刚开门,院落里很是幽静。这处庭院原是清末盐商汪竹铭的宅邸,汪家祖籍安徽旌德,在那里做皮货生意,颇具名望。但使何廉舫丢官的太平天国也打到了那里,汪家当地的产业也便付之了东流,不得已,举家来到了扬州,投身盐号生意,到汪竹铭这里已是第二代了。

同样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杨州”的人家,汪家的宅邸要比我昨天去到的何园与个园,低调许多。进了小苑,感觉四外都是高墙,那条被两道高墙逼仄出的,一眼望穿却狭窄深邃的火巷,更是如此。我想汪家人在老家所经历的那场浩劫,也应是这个院落最初的主人汪竹铭所亲历的,或许他们在那一时间里就明白了,在动荡变幻的时局里,财富的聚散也像云水一样的无常。他们所能做的,只是修高了那堵墙,以求心安罢了。

然而太平天国的结束,不是那个动荡时局的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

而汪家为求心安,又何止是在那一堵堵高墙上下功夫,汪氏父子希望这里是大隐于市的桃花园,并用深谙于心的阴阳八卦之理,去营造这处大宅院,或就也是希望着它能给予他们超脱于世的那份安宁吧。

二、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处宅院的主体结构便是分三路展开的,中间的一路为中轴,东西两厢为呼应,每一路都是三进院落,而在宅院的四角,大大小小地分布着四处花园,万物生长的蓬勃之象,自在其中。

过福祠,入竹丝门,进东路院。那道竹丝门,陈从周先生也曾提到过,他说“甚古朴”,我倒觉得那更像是精明主人抱朴守拙的一个外象。同样守拙的,还有竹丝门后的第一座小苑,它在春晖室前的一处庭院,不大,不小心就会把它错过。不过守拙的主人依旧用心,用细碎的鹅卵石与碎瓷片铺出满地的吉祥图案。既然是苑,便在东西墙下,抱墙堆起几座假山石来,石内种树,一处是琼花,一处是腊梅。

那琼花应是扬州的最爱了,人们说,所谓扬州的烟花,便是琼花。我来的五月里,已过了烟花的花期,很遗憾。而汪氏小苑里的这树琼花据说也有百年的树龄,即便在扬州,也是最老的。

那座春晖室是小苑的会客厅,它是八卦阵里的一位,与西路院里的秋轩相对,也各自相镇,这里在东方,阳气之先,门前春光乍现之际,自是屋内满堂生辉之时。

春晖室后的两进院落,分别是汪老爷子四子和三子的住处,层层院落进去,自有些庭院深深之感。其后是厨房,这里也是大户人家里,每日操办伙食的地方。从厨房的六角小门出去,眼前豁然开朗,这便是那第二座小苑,迎熙了。

既到了这座大宅院至深的地方,汪氏主人自然也就不再遮掩他们对于园林的渴望,尽管这里不能与何园、个园相比,没有池塘,也没有高阁,算不得奢华,算不得排场。但内心深处的那朵花,还是要绽放的,就在这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下,展现它的风姿,吐露它的芳华,暗香清雅也好,冷艳娇媚也罢,让人走过这深深的庭院后,总能得到一份释怀。

隔一堵墙,一道月亮门,便是第三处小苑了,那里名叫小苑春深。春天富有生机和朝气,这或许也是当年的主人,对于这个家族的一种深深的寄托和期待吧。从春晖,到迎熙,再到仅一墙隔着的春深,这个小苑完成了有近于哲学意味的探讨,那是对于绵延两千年的古老思想的一次实践,寻找阳光,寻找春天,寻找万物勃发的奥妙,寻找财富永聚的源泉。

春深的那个小苑里,有主人书斋,能从那里的书桌前,抬眼便能看到这如画的景致,有多好。书斋旁,还有静瑞馆,内中装点着金丝楠木的落地门罩,雕工精致,寓意经典,豪奢之象,富贵至极。

此间有的大富大贵,你可能撒手?此间有的儿女柔情,你可能撒手?

三、

那处叫做迎熙小苑的西北角,有一座浴室房,室内有精美的花瓷砖铺地,当中卧着水磨石的浴缸,据说这都是汪家子弟从国外带来的,即便在民国初年,也算是新潮的物件了。它只在无意间,表露了这个森严宅院里的主人,对于新生活的向往与迷恋。

然而这个新潮浴室与门厅的相隔,依旧用的是木雕的月亮门,那新式的浮想也似乎到了这里就嘎然止步了。有意思的,其实是在那个月亮门上,它道出了汪家人对于这处小苑深厚的寄情。

细观那月亮门的门额,题刻着“花好月圆人寿”,旁边有跋记,大概是说,每到月圆之时,汪氏兄弟欢聚于这处小苑内行乐,有如李太白与诸兄弟春夜宴于桃花园。

李白的那篇《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李太白的文章诗篇中,多有这样人生如梦的感慨,或许是他走过的路太多了,看过的风景太多了,经历的事太多了,路过的人太多了,因而更深切地体会,天地为“万物之逆旅”,光阴为“百代之过客”,而他得出的结论就是,当及时行乐。

小苑的旧居中,有汪家家史的简介,从中若隐若现地感觉到,那些于月圆之夜行乐于此的兄弟们,对于汪氏小苑里美好生活的眷恋中,总是伴随着一种厚重而挥之不去的隐忧。那隐忧或来源于祖上浩劫的宿命,那隐忧或来源与扬州盐业的没落,那隐忧或来源于更惨烈战事的迫近。

没有谁能离开时代的洪流,而独善其身的,即便是身处于这个层层院落所深锁的,春深之处。

从介绍中得知,汪竹铭的长子伯平,积劳成疾,35年因心脏病而英年早逝;三子叔盈,在南京有皮货产业,37年南京被日军沦陷后,他准备运往上海的一轮船家底,被洗劫一空;四子季高,曾任中国银行扬州支行的行长,42年于上海租借,遭绑架并被枪杀;二子仲石最寿,但建国后小苑被没收充公,他理所当然地被认定为大地主而遭批斗,殁于文革期间。

站在时空之外,去看这一家族起伏的命运,总有些窃视轮回之感。这个小园子,在多少个月圆之夜里,凝结出的良辰美景,天伦乐事,红尘富贵,终也是敌不过“多情自古”的离别之伤。即便是对乾坤有所预见,意气风发的打造,真知灼见的坚守,又怎能凭着它来抵住时代洪流的波澜呢?

如此,在这又一个晨曦的时光里,在这空荡荡的院落中,也只能换来一声“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感叹罢了……罢了……罢了

……

西路园是汪家女眷的居所,结构与东路相仿,有船厅和秋轩,中间还可以穿行到中路的树德堂,那是一家人的正堂,是老太爷汪竹铭的处所,老爷子去世后,为长子伯平所居。

西路苑南边的尽头,接近大门的地方,便是那第四处小苑了,依旧回复到不显山不露水的守拙之中,它名字叫做可栖。

诗经有云,“衡门之下,可以栖;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其实是不过如此的一个小小愿望吧,然而真到了风云剧变之时,想留下,却也难。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