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官方网站手机版 / Blog / m.qg111.com手机版 / 如同一张张震撼人心的历史油画,三位摄影师见证俄大使遇刺
图片 2

如同一张张震撼人心的历史油画,三位摄影师见证俄大使遇刺

Ozbilici冒死拍下枪手正面照片。 图片来源:美联社
周一晚,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Andrei
Karlov)在安卡拉一个艺术展开幕式上被枪杀时,美联社摄影记者Burhan
Ozbilici刚好在现场,并第一时间拍下了现场的混乱、以及行凶者的照片。
据半岛电视台(ALJAZEERA)报道,Ozbilici只是因该展览地点刚好在他从办公室回家的路上,所以顺道参加了这次名为《从加里宁格勒到勘察加半岛——来自旅行者的眼眸》的摄影展。
当Ozbilici到现场时,卡尔洛夫的演讲已经开始,考虑到拍些在报道俄罗斯与土耳其关系时能用得上的照片,Ozbilici移到了前排对着大使拍照。

图片 1

图片 2

Ozbilici拍下的照片中,枪手当时就像其他工作人员一样站在大使身后。图片来源:美联社
Ozbilici正听着演讲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枪声,非常响亮”,
在接受CNN采访时Ozbilici回忆到。
卡尔洛夫应声倒在了血泊中。
现场听众惊慌逃窜,“站在前面的人消失了,他们或趴在地板上,或试图找地方藏起来。”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19日晚在出席安卡拉艺术展开幕式时突遭枪击身亡,新闻媒体在随后的报道中普遍采用了美联社摄影师Burhan
Ozbilici拍摄的照片,但实际上有三位摄影师在现场进行了拍摄,为什么只有其中一位摄影师的照片被广为流传?对此,美国时代周刊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进行解读。

美联社记者Burhan
Ozbilici用镜头记录下了恐怖分子在安卡拉艺术馆中枪杀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的瞬间。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富有冲击力的抓拍照片。单就事件本身来说,这完全是一次病态的谋杀行动,是恐怖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阴谋,为地缘政治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但是这组现场纪实照片看上去是确实如此的超现实诡异,甚至在死亡般的残酷中又透露出绝望的美:背景是刺目的白色,从悬挂着画作的墙上我们可以判断出案发地点是在一个美术馆中,赞助商、杀手和被害人都穿着尊贵优雅的黑色礼服。

Ozbilici拍下惊慌的现场听众。 图片来源:美联社
Ozbilici说,枪击发生时,他被惊呆了,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消失了”。
随后,Ozbilici爬到展厅后面,在墙后找到一个避难处,怀着悲伤的心情继续拍照。
此时,Ozbilici看到枪手走到大使身体旁边,情绪十分焦躁,还撕下墙上的几幅照片,并挥舞着枪对着人群大声叫嚷。

摄影师:Yavuz Alatan——法新社

杀手Mevlut Mert
Altintas用枪打死了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图片摄于土耳其安卡拉的一个美术馆,2016年12月19日。图片来源:Burhan
Ozbilici/AP

Ozbilici拍下枪手挥舞着枪对着人群大声叫嚷。 图片来源:美联社
Ozbilici表示,“我当然害怕并且意识到我的危险处境,如果此时枪手转向了我该怎么办。但趁枪手面对着绝望的观众威吓他们时,我向前一步拍到了他。”
Ozbilici
回忆当时的情形说道,“在困难的情况下,我保持冷静。我有责任记录事件”,
“我在现场,即使我被打伤、或被杀了,我仍是一名记者,我必须做我的工作。我可以逃走而不拍摄任何照片……但是之后当人们问我:‘你为什么不拍照片?’时,我可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Ozbilici还说,他当时还想到了多年来在冲突地区拍照时死去的朋友和同事。
据报道,2016年,全球至少74位新闻工作者殉职,其中有53人死于“蓄意而有针对性的”暴力,占到四分之三,另外21人在战区报道工作中丧生。
随后的几个小时内,Ozbilici拍摄的照片传遍全球。

上图是由法新社摄影师Yavuz
Alatan拍摄的,这张照片更加清晰地还原了现场情况。《时代》分析指出,由于摄影师所处拍摄角度的原因,照片中的枪手看起来不像袭击者,而是更像一名负责现场警戒的保镖,观众很难第一眼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Burhan
Ozbilici拍摄的那张照片,充分展示出了枪手的情感和张力,能给观者留下强烈的印象,而这正是一张新闻纪实照片成功的重要因素。

是什么让这组照片与我们见过所有其他的死亡纪实图片有如此大的差别?现场所有人的姿势都充满古典气息,一切都被定格了,所有人像是在剧院、芭蕾舞团、画室、橱窗展示中经过反复训练的演员。拍下这组照片的摄影师应该获得至高的褒奖,因为他像战地记者那般,娴熟地记录下了这个突发的暴力事件。而事实上,他当时只是作为美联社记者受邀前往画廊参加艺术展开幕仪式。假如我告诉你这组照片是假的,是摆拍的,你可能也会相信我的说法。正如库尔特安德森在推特上所说的:2016年最佳年度新闻照片依旧像是从一部可怕的、并非完全真实的电影中截取出来的一帧画面我们在看这些照片时之所以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是因为它们让你不忍卒视。画面中的一切都是情感的宣泄,让人精神紧张,像是表演却又无比真实。所有的元素都激发出一种不真实的内在视觉舞动。这是现代生活的全新超现实写照,让人感到无比的痛苦,因为它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事件发生后被媒体引用最广的照片,摄影师:Burhan Ozbilici——美联社

持枪男子打死俄罗斯驻土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后作出了一个愤怒的宗教手势。图片摄于土耳其安卡拉的一个美术馆,2016年12月19日。图片来源:Burhan
Ozbilici/AP

其次,照片上传的平台和速度也是非常关键的原因,作为美联社的摄影师,Burhan
Ozbilici可以直接把照片传送给相关编辑,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发布。而另外两名摄影师Yavuz
Alatan和Hasim
Kilic的照片虽然后来也通过路透社和法新社进行了发表,但已经晚了一步,从而错失先机。

这组照片中最经典的一幕当属杀手站在画面正前方,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的手指高高举起,像是在告诫周围的人请勿靠近,而与此同时,遇害者仰面倒在地上,整张照片甚至还戏剧性地呈现出透视的技法。这个画面就像出自最戏剧化的画家卡拉瓦乔之手,宛如一曲现代的殉道者之歌;又像是大卫所作《荷拉斯兄弟之誓》的姊妹篇;或者是罗伯特隆戈黑白系列画作《失落之人》的失佚篇目人类似乎与现实世界割裂,坠入了这番画境。

同时,《时代》也提到,Yavuz
Alatan在拍摄到这些照片后,整夜都在思考“当时如何才能拯救大使”,并希望此事件压根就没有发生,自己也从未拍到过这些照片。

雅克路易大卫是法国著名画家,新古典主义画派代表人之一,上图为《荷拉斯兄弟之誓》,作于1784年5月。图片来源:UniversalImagesGroup

摄影师:Hasim Kilic——法新社

在这张照片中,所有动作都定格成为永恒一切的行为、思想、情感都在瞬间被记录下来。值得注意的是,这组照片的效果相当完美。它们完全不像过去那些由路人拿着iPhone手机拍出的失焦、抖动、构图糟糕的暗杀或者革命抓拍照片。很明显,Ozbilici是一个专业摄影师,尽管他当时的任务纯粹是去报道艺术展。现场的构图也是这些照片让人感到诡异的原因它们看上去是如此稀松平常,甚至有着严重的摆拍迹象。画廊的光线恰到好处,所有事物的颜色相当自然,人物的动作像是经过专业设计,这一切都让这组照片充满视觉冲击力。近距离观察后,我们能发现成功的关键所在:这张照片是从齐眼高度拍摄而来的。也就是说,摄影师并没有处于奔跑、躲藏、从另外一个房间或者蜷缩在角落进行拍摄。无论是刻意的行为还是职业的本能,摄影师立刻反应,当下就拿起相机,直面歹徒,完美地拍下了这张照片。这张照片实现了正面描述、清晰、构图、饱和度和形式地最佳呈现。这绝不是一张偶然的照片。这是一张有着强烈自我驱动的照片,中规中矩却又张力十足。

另一张记录旁观者的照片则采用了近距离特写。照片中的人们都瑟缩在墙角。尽管这张照片依然是从站立的姿势拍摄的,但Ozbilici似乎弯下腰将镜头对准了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摄影师虽然毫无疑问在案发现场,但是我们从照片中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当枪杀案发生后,人们蜷缩在角落中。图片摄于土耳其安卡拉的一个美术馆,2016年12月19日。图片来源:Burhan
Ozbilici/AP

这张群像也非常值得推敲。如果你正在寻找一幅刻画群体中个体激烈行为的画作,那么这张照片能够给你百科全书式的教学范本。在画面最左侧,一个哭泣的女人抓着一个男人的手臂;你可以发现她其实并没有关注房间里的一切,相反她仅仅关注到了自己,以及自己心中的恐惧和忧伤。她身旁的男子单膝跪地,随时准备行动。他时刻注意着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切。他为这个画面创造另一种瞬间永恒的效果。在他的身旁瑟缩这一个衣着考究的男子,这个男子像是刚参加完一个学术会议。他的身形很彪悍,他的动作很稳健,全身上下都穿着黑色的衣服。

随后出现在画面中是一对夫妻。或者看上去像是一对夫妻。女人蹲坐在地上,她用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显然是自我防卫的表现。她的眼神很警觉,但是很快就转向内心。最后,我们看到一个年老的智者出现在画面中。也许他是一个犹太人。他年纪略大,留着微卷稀疏的头发,落寞又淡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仿佛他已经知道历史已经超过他的掌控。画面最右边是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妇女,这也是整个画面中唯一穿有颜色的衣服的角色,但是她的身体已经探入了另一个维度。看着她,我们也似乎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中寻找着出路,却又无处可逃。

编辑:江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